【和学姐的激情】【完】


开学了,阿宾那一些尚未谋面的室友们纷纷回来,六间房总共二男四女,只有阿宾一个是新生,其他的都是学长学姐。阿宾印象最深刻的是对门的学姐卢琇美。卢琇美一头长发乌黑亮丽,圆圆的脸颊,尖尖的下颚,大而明亮的眼睛,小巧的鼻梁有时会架着一副眼镜,丰厚温润的嘴唇,整体而言,漂亮而迷人。她的身高长得不算矮,约168公分,腰身虽然称不上说纤细,但是配合着紧俏的臀部,加上修长的双腿,举手投足曲线玲珑,可以说是青春健美。更令人侧目的是她胸前突出的双峰,大约有36D左右,虽然有上衣包裹住,但是动荡不安的似乎随时会跳出来似的。阿宾第一次见到她那时候,她只穿着一件贴身的短衫,领口又不很高,饱满的半球露出了一小部分,下身则是一件短裙,把两条粉腿差不多全都露出来了,走动时屁股轻轻扭着,风味十足。这学姐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。开学的这一天,她男朋友替她提拎着大包小包爬上六楼来,还帮她在小小的房间中整理伺候这一大堆女人的行头,满头大汗的安置妥当,确实十分体贴。阿宾过去打招呼和自我介绍的时候,不禁就被这位美丽的学姐所震惊,眼睛很难离开她那饱满的乳房。学姐也发现,这个新学弟的老是眈眈的盯着自己的胸前不放,一副失魂的表情。不过学姐倒是习以为常,因为平常不管在学校或外面,总是有同学师长,甚至路人也都会这样觊觎她的胸部。而她也因此觉得骄傲,她喜欢别人看她的感觉,要不然,她就不敢穿着这种令胸前更突出的贴身衫了。

  开学後的第三天晚上,阿宾吃过晚餐回到宿舍,冲了一个冷水澡,边擦着头发走回自己门口时,卢琇美打开房门探出头来,问:「学弟,你洗好了?」阿宾点点头,学姐说:「哦,那我要去洗。」说完转身回房去准备盥洗用具,阿宾故意不关上房门,以便听清楚学姐进入浴室关门的声音。他一确定学姐进了浴室,马上蹑手蹑脚跑出阳台,躲到浴室的窗边,果然发现自己刚才洗澡时打开透气的一小条窗缝,学姐并没有注重关上。屋外黝黑,浴室内灯光明亮,砂雾玻璃窗掩护着恶狼,阿宾小心翼翼地,探头向窗缝内望去,见到学姐已经脱下外衣,背着手正要解开胸罩。琇美是属於丰满型的,因为身材够高,不会让人觉得胖。阿宾这时看到她的背部,皮肤光滑细致,白皙粉嫩,臂膀丰腴有弹性,一副尊养处优大小姐的模样。不一会儿,阿宾见到学姐已经脱下了胸罩,一双丰满的乳房正晃荡荡的在胸前跳动着,那肉球圆满结实,秀挺坚突,乳尖那粉红色的一小点骄傲的向上仰翘着,完全表现出年轻而熟透了的女性特徵。她在移动身体时,连带所造成的震动是如此的充满弹性,阿宾看得想入非非,暗自私忖:「要怎麽样才能偷偷的摸上一摸……?」接着琇美打算要脱下那小小的三角裤,阿宾紧张死了。她的臀腿之间同样的丰腴肥美,但却又不像其他丰满型的女人那样,在这个部位会有赘摺的余肉。她的屁股浑圆曲滑,臀缝线条明朗,臀肉弹性十足,大腿修长又白又嫩,小腿肚结实而舒缓,从脚踝到趾间的形状都很漂亮。有很多女人,不论是多麽明亮动人或娇柔可爱,脚型趾型往往令人感觉美中不足,学姐的脚则没有这种遗憾,全部美极了。

  她将粉红的内裤向下拉到膝间,自然的曲起右小腿,再将内裤自右脚踝扯脱。因为这个动作背对着阿宾,所以整个美臀让阿宾饱览无遗。内裤脱下以後,阿宾只见到浑身雪白、朝气蓬勃的青春肉体,令人感受一种逼人的气息。他看得鸡巴早就发硬发涨,反正四下无人,索性掏出鸡巴,眼睛继续盯着赤裸的学姐,右手则握紧鸡巴猛搓猛套,打起手枪来了。浴室靠窗是有一个浴缸的,但是一般在外住宿的人都不习惯使用公共的浴缸,琇美也不例外,她站着淋浴。她先将身体冲湿,接着涂抹香皂,阿宾看见学姐的双手在她自己身躯上抹动泡沫,并且身子自然的四方转动,这样子不管前面背面都瞧了一个清楚,只可惜从窗户不能看到她的阴户,只能看得到一撮阴毛,学姐阴毛分布窄小,只有一点点阴影在双腿根部,十分可爱。偶而弯腰抬腿,阿宾才能从腿缝略略窥见那腴美的阴户。阿宾不自主的更猛套鸡巴,恨不得现在就冲进浴室,按着学姐的肥臀,大干小穴一番。琇美不知道窗外有人正在窥视,搓着香皂,也不断的在自己身上到处疼爱一下,拍拍大屁股,揉揉肥奶,对一对奶头是又捏又磨,脸上一副沉醉的表情,看得阿宾差一点捉狂,几乎要将鸡巴皮给套破了。终於,学姐满意了,拿起莲蓬头将身上的泡沫冲掉,但是却不抹乾身体,又拿出一把小剪刀,转身正面对向阿宾,左脚跨放在浴缸边缘上,低下头,修剪起阴毛来了。阿宾恍然大悟,原来学姐的可爱阴毛是经过细心维护的,忽然对她的男朋友感到一股莫名的醋意,她会这样做自然是取悦了这该死的男人。因为要方便修剪起见,琇美自然的将阴户向前挺,这一来於是将整个私处明明白白的暴露在阿宾眼前。阿宾没想到能有机会这麽清楚的看见学姐的小穴,兴奋得心头乱跳,呼吸急喘。

  阿宾看到那肥沃的大阴唇,与露出一小部份的粉红色小阴唇,阴蒂部份突出了小小一点,活色生香全部展现在眼前。阿宾把鸡巴越套越快,想像已经插进琇美小穴里面的感觉,眼睛直直的死盯住学姐的阴户。琇美修完阴毛,觉得可以了,便又全身冲了一次水,开始抹乾身体,穿回衣物。阿宾见已经没了看头,大鸡巴慾火未消,这个时间恐怕房东已经回来了,不能去找胡太太插一下消消火,只好失望的又悄声轻步回到房里。这时心里头所唯一盘算的,只有要怎麽样才能赶快上了学姐。阿宾听到学姐打开浴室门的声音,正要等待学姐走近过来,好有所行动,却听到门铃声,学姐去开了门,愉快的说:「啊!你来了。」原来是学姐的男朋友来了,阿宾心里大声诅咒,却也一筹莫展。学姐与男朋友进了房间,关上门。阿宾於是又溜出阳台,来到另一边琇美房间的窗口,东找西找的只找到一小条隙缝,勉强可以看见房里面。他眯眼看去,看见学姐她们俩人正拥吻着,男人的手不规矩的到处摸索,学姐则是不合作的左躲右闪,咯咯轻笑。学姐并且故意转过身去,背对着男人,没想到反而方便了男人从背後搂住她,伸手到前面搓揉她的胸部和奶头,学姐闪躲不过,娇声说:「不要嘛……」却哪里会有阻止的作用。後来,男人将学姐翻倒到床上,糟糕,这个角度就阿宾就看不到了,但是听起声音似乎是男人正在舔舐着学姐的甚麽地方,她在讨饶着。阿宾烦燥起来,却又无可奈何,知道美丽的学姐正跟男人亲热,真想一探究竟,但是最多只能听到琇美依依呀呀的轻轻语声,实在看不到半点影迹。阿宾悻悻然回到房里,盘算着要怎麽来勾搭上这个心有所属的学姐,又想到学姐这时候说不定正被男人插着,这一夜心里十分不好过了。

 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,阿宾听到学姐送男朋友出门的声音,以及道别说:「Bye!」,他忽然灵机一动。待得学姐走回来,他就打开房门,叫着琇美说:「学姐!」琇美听见,回头问:「叫我吗?」阿宾看她这时脸蛋儿仍然泛红,果然刚才和男友亲热过。「是啊,学姐,你有没有螺丝起子之类的工具,可以借给我一下好吗?」阿宾藉故搭讪。「我一支十字的,我拿给你,不知道合不合用。」学姐说。「应该都可以,我只是要看看录影机怎麽有一点希奇。」阿宾故意说。他家境富裕,妈妈又宠爱他,自然要甚麽有甚麽,虽然住到小公寓里,音响电视录影机一应俱全。「哦……你有录影机啊?有没有甚麽好片啊?」学姐开始上勾,有了兴趣,她进房拿出了螺丝起子递给阿宾:「待会儿我可以来看吗?」阿宾说:「欢迎欢迎,我弄好马上叫你。」其实录影机哪里有什麽毛病,他回房冲了两杯咖啡,便又去敲卢琇美的房门。琇美打开门来,说:「修好了啊?」「好了,」阿宾说:「学姐想要看甚麽片子呢?我白天有租了几块,也都还没看,学姐来挑吧。」「好啊!」琇美爽快的答应,便跟阿宾进了他的房间。「好香啊!」她闻到咖啡的味道说。「我冲了两杯,嚐嚐看吧。」「谢谢你!」阿宾的房里舖着地毯,也没有椅子,俩人就只坐在坐垫上面。他让琇美自己挑片,琇美跪伏在地毯上,将影带一块块的端详着,屁股高高翘起,背对着阿宾。现在的琇美将秀发盘起,换了一件教轻松的短T恤,时时会露出可爱的肚脐,下身则是一件短裤,相当居家的妆扮。

  阿宾从背後欣赏着学姐的臀形,薄薄的短裤,小三角裤绷在屁股上的痕迹清楚可见,胀卜卜的肥美阴户被两层布包裹着,阿宾多麽希望自己能够就这样透视进去。终於学姐挑好了一块片子,放映起来。一边看,一边喝咖啡,一边聊聊天,有说有笑起来。其实阿宾眼睛看着琇美多过看电视,根本不晓得影片到底演得是甚麽。琇美对这个学弟还颇有好感,觉得他蛮顺眼的。有时候她用眼角偷瞄他一下,却发现他老是在盯着自己的乳房,因此觉得有点不大安闲。他们东谈西聊,偶而讲讲笑话,总让琇美笑得花枝乱颤,胸前的两团肉自然也更抖得厉害。有一两次,角度恰当的时後,阿宾还可以从运动短裤裤脚的空隙,看见粉红色内裤所包裹着的肥胀阴户。琇美似乎很喜欢穿粉红色的内衣裤。阿宾看得的鸡巴又不自主的涨硬了,这时影片演到一段男女主角罗漫蒂克的场面,俩人都沈默的看着,阿宾偷偷的瞄了学姐一眼,发现她的双颊有一点飞红。剧情继续下去,竟是更激情的画面。琇美尴尬极了,她刚刚才跟男朋友亲热过,余韵仍在,看了这一段影片生理上禁不住的又发生了反应,阴户濡濡的感觉是湿了。但是只能继续观赏着影片的发展,有点难耐,不禁挪了挪身体,正想找话题来带开这个难堪的场面,忽然听得阿宾说:「学姐,一定很多人说你长得很漂亮吧!」「好啊!学姐的豆腐你也敢吃。」「真的。」阿宾说,并且故意坐到琇美旁边,挨在一起,端详起琇美的脸蛋来。琇美便说:「怎麽了?」「我说真的,尤其学姐的脸蛋儿的比例,真的很美。」琇美听得心理甜甜的,假意说:「你乱讲!」「怎麽是乱讲,」阿宾拿起了一条手帕,将它摺成长条,跪坐在学姐对面,说:「来,来,我帮你量一下你脸蛋儿的横竖长度比例,你就会知道。」说着将手帕贴近琇美的脸蛋儿,琇美倒也觉得好奇,便乖乖的让他量着。他先量了量她上额到下颚的长度,然後煞有介事的作下记号,接着他作势要量脸蛋儿的宽度,便将手帕举拿到琇美的大眼睛前面,琇美自然的闭上双眼,阿宾乘着这个机会,便吻上学姐的芳唇了。

  琇美吃惊的睁大双眼,但是阿宾已经将她紧紧的拥住,火热的双唇与舌头正向她侵犯,她一时意乱情迷,方才和男友的激情以及影片的剧情都在她体内发酵,全身一阵酸麻,淫水绵绵而流,不禁又闭上双眼,一双玉手攀住了阿宾的颈子,樱唇乍启,伸出香舌,和阿宾热吻起来。阿宾从她的红唇,到双颊,到耳朵,到白皙的肩膀,肆意的吻了个够。吻了许久,两人才分开来,互相的凝望着,又重新吻在一起。这次阿宾的右手在学姐的背腰到处摸索着,越来越放肆,後来更往前胸袭来。琇美首先感到左乳被一只怪手揉动着,急忙伸手来推,那怪手却又往右乳摸去,这样左右游移,躲也躲不掉,嘴巴又没办法发出声音,终於放弃挣紮,任他轻薄捏揉,心头一阵美意,小阴户不由得更加水汪汪了。阿宾仍旧拥吻着学姐,右手伸入短T恤里面,将琇美的左乳拿在手里。无名指和小指分工合作,拨开内衣罩杯,拇指和食指便捏住琇美的乳头,阿宾轻轻的捻动,琇美站抖不已,承受不住,唉叫起来。「嗯……不要……学弟……不要嘛……唉呦……不可以……我要回去了……放开……我嘛……」阿宾才不理她,继续他的挑逗。「不要……不要嘛……啊……放开……」乳尖上传来一阵阵的酥麻,琇美难以置信,她发现这个刚认识不久的男孩,带给她的是和男友不一样的快感。「轻……轻一点……嗯……舒适……嗯……」阿宾乾脆掀起短T恤,整个饱满的左乳全部曝光了,细嫩的白肉,粉红小巧的乳晕,小豆豆受到挑逗而正挺硬抖动着。琇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,而且阿宾一掀开T恤,便张口含住乳头,更舒适的美感迷惑得她七荤八素,根本也不愿反抗了。

  阿宾将左乳含在嘴里,又开始打右乳的主意。右手往学姐腰间一搂,空出左手来,便往学姐右边乳房探去。琇美任他轻薄,满脸春意。「嗯……嗯……哎呦……啊……」琇美轻哼着。阿宾牵起她的手,慢慢的,放到鸡巴上面。「啊呀!」她吓了一跳,睁开眼睛,说:「你好大啊!」阿宾抬起头,手上仍然一轻一重的捏着,说:「学姐也很大啊!」琇美笑着白了他一眼,说:「死相!你站起来,姐姐看看。」阿宾於是放开学姐,让她站起身来,琇美伸手将他的鸡巴从短裤里掏出来,一看之下,不禁目瞪口呆。她伸出食指轻轻地触弄龟头马眼,大鸡巴马上调皮的一上一下跳动起来。「好好玩哪!」她仰头向他娇笑。「学姐,你看了我的,我也要看你的。」「少来了,你这个大坏蛋,一定是打我的主意不晓得有多久了,设计我,哼!我要回去了。」说着便要站起来,阿宾连忙把她拉回来,笑着说:「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?」琇美娇羞的轻擂阿宾的胸膛,嗔道:「大坏蛋,好啦,我自己脱,可是……你不可以乱来哦……」说着也站起来,凑起小嘴轻吻了阿宾一下,羞羞的脱下运动短裤,便一屁股又马上坐回坐垫上。粉红小巧的内裤绷满在丰满圆滑的臀肉上,比全部脱光了还更加要迷死人。阿宾把自己先剥得光溜溜的,然後侧坐到琇美旁边,琇美羞得双手遮脸,他搂起她,说:「你还没脱完呢!」琇美撒赖的说:「我不脱了!」阿宾笑着说:「那我帮你脱!」伸手便去扯拉她的裤头,她任由他脱下小小的三角裤,待他脱完,忽然扑身到阿宾怀里,抱得紧紧的,抬头问:「你老实说,我美不美啊?」阿宾见她又骚又憨的娇态,轻捏着她的脸颊,哄慰着说:「好美啊。」她满意的笑吻着阿宾,阿宾手指头又不安的在她身上摸索起来。她娇喘呼呼,明知道不应该和阿宾这样子亲热,却不知道要怎麽对策才好。

  阿宾在她乳房上揉弄了半天,忽然向下袭击,到了尽头的时後发现湿答答黏乎乎的一片,於是轻逗着那敏感的蒂儿问:「很浪哦,姐姐。」琇美哪里受得了,舒适的屁股直摇,说:「你管我!」阿宾故意作弄她,手指忽然侵入,琇美紧张的抓紧他的手,叫道:「啊呀……轻一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刚刚才作完爱的阴户敏感异常,阿宾的拨弄使她浑身不安闲,她张大嘴巴,却说不出话来,只是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着。「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别逗我……呀……我……受……不了……了……啊……」琇美不停的叫着。阿宾放开了她,让她躺到地毯上,说:「受不了的话,我来疼爱你……」琇美知道她说的是甚麽意思,连忙拒绝:「不!不要!」阿宾分开她的粉腿,鸡巴顶住阴门,轻轻的在阴唇阴蒂上磨动。「啊……啊……我不要……好弟弟……你放过我好吗……我帮你……用手……套一套好了……」阿宾不理她的提议,张口又含住她小巧的乳头。琇美更受不了了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阿宾继续让鸡巴和穴口只轻轻的接触,问:「不要吗?要不要啊?」琇美闭上双眼喘气,不肯回答,但是下身却在偷偷的挺动,穴口一张一合的显然想迎接鸡巴进去。阿宾见她不肯回答,身体一翻,将学姐扶坐到自己身上,鸡巴仍然顶着小穴口,却不动了。琇美又羞又急,生气的想:「这坏人……逗人家逗得不上不下的……死人……好……不管了……让我来插你……」想着便抬起粉臀,将穴口触准阳具,略略的往下沈坐,穴儿含住龟头,琇美感到鸡巴头磨着阴唇,十分舒适,忘情的再向下一坐,鸡巴应声而没,她忽然「啊……」的一声叫起来,原来她忘了阿宾的鸡巴又粗又长,一下子坐到了底,直抵花心,胀得阴户满满的,吓了自己一大跳。阿宾见她被自己逗弄得浪态横生,果然主动的来套大鸡巴,而大鸡巴直插到底的模样彷佛承受不了,知道她男朋友必然没有自己粗大,不免大为自得。屁股轻轻挺动,问:「姐姐怎麽了?」

  「啊……别动……别动……」她蹙眉说:「太……太……深了……」她停住了好半向,才呼了一口气出来,说:「你……好长哦……」「长不好吗?」阿宾说:「你动一动会更舒适啊!」她左扭右扭,总觉得使不上劲。阿宾於是教她蹲坐起来,像青蛙一样的趴在身上,才轻易扭动屁股。她跟着学起来,早已不顾得害羞,粉臀很轻快的扭晃摆动,小穴套着坚硬的大鸡巴,舒适的一直叫:「好舒适……插……得好深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」阿宾低头看去,见到丰腴的肥穴将鸡巴上下吞吐着,淫水从穴口飞散出来,学姐胸前浑圆的乳房也跟随着动作上下跳动,阿宾伸手双双接住,琇美脸蛋後仰,半闭着媚眼,兀自享受着美妙的感觉。「唉呦……啊呀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」她男朋友的鸡巴中等大小,平常极少能深入到花心,今天碰到阿宾的大阳具,现在又用这种深插的姿势,真让她舒适得就像要飞上天。「舒适……弟弟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」她不停的叫,阿宾差点不相信这就是原来扭捏作态的学姐。「好……深……好过瘾……啊……这一下……又……到底了……啊……好好哦……唉……怎麽会……这麽……舒适……天哪……我……怎麽会……变成……这样……啊呀……好舒适啊……」阿宾看她骚得有劲,也努力上挺,好插得更深。「天哪……好爽……好美啊……也……好累啊……」她忽然身子一软,仆倒在阿宾身上。「好……学弟……我……累……死了……」「好爽……对不对?」「嗯……」她说:「你真厉害。」俩人休息一阵,大鸡巴仍然套在又紧又暖的穴中,学姐说:「喂!学弟……我动得腰酸背痛,换你为淑女服务一下吧?」阿宾翻过身来,撩高学姐的玉腿,扬起大鸡巴,说:「好!淑女,我来了。」说完「滋……」的一声,大鸡巴重新被小穴吞食。

  阿宾轻抽狠插,琇美美得浪叫不已:「啊……好弟……弟……插死……了……好深啊……好美啊……」「男朋友插得有这麽深吗?」「没有……没有……乖学弟……插……得最深了……啊呀……好美啊……啊……再……再用力……姐姐快……飞上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阿宾发现,学姐虽然浪态可掬,但是从刚才到现在,浪叫连天,却可都没有要泄身的意思,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。於是他只好更努力的表现,死命的插着,以免败在学姐手里。「叫我哥哥……」「啊……学弟……哥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插死……妹妹了……」琇美终於被他推上顶端了,她抱紧阿宾,下臀配合着猛挺,感觉穴心阵阵颤抖,失声叫道:「我完了……哥……啊……泄了……我死了……啊……完蛋……了……」叫完穴儿一热,浪水直冲而出。阿宾知道学姐泄了,正在自得,忽然腰身一麻,鸡巴头突突胀大,不禁说:「姐姐……等我……我……也要……来了……」琇美忽然一惊,双手奋力将他推开:「不要……!」他莫名其妙的翻倒在琇美身边,问:「怎麽了……?」「不……不能……射在里面……」「那……那我怎麽办呢……?」他望着直挺挺的阳具,愁眉苦脸的说。「乖孩子……来……」学姐说着,张开樱唇,将龟头含进嘴里,右手握着鸡巴杆子,上下套弄起来。阿宾受宠若惊,刚才其实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只不过活生生被中断,现在快感又延续回来,精关一松,热滚滚的阳精就喷洒出来了。琇美没想到他来的这麽快,「唔」的一声正想吐出鸡巴,阿宾却将她的头死死的捧住,琇美一直摇头想挣紮,阿宾还是等到全部射完了,才尽兴的放开她。她急忙起身,从面纸盒抽出两张面纸,将一口浓精吐在面纸上。骂道:「你好坏哦!学弟,我真的不喜欢这样,下次我可不再舔你了!」阿宾十分意外,他发现学姐似乎是有一点洁癖。道歉说:「对不起,我不晓得,姐姐你别生我的气。」